是个有副好心肠的恶人 自命不凡的无名之辈 外强中干的纸老虎
纨绔颓废跋扈嚣张无用 之外还有点值得称道的东西
时而真小人 时而伪君子 时而大义凛然 时而空口白话
有纨绔习气 有江湖痞气 有少年傲气 有书生意气
想学薄情寡义风流侠 奈何生来矫揉造作鬼祟心
专注中二圣经病十五年
劣质的三分钟热度和我

此人已死
阅后即焚

关于

设定就是Iris和Reese在一起有了个孩子叫Jessica

 

       这个下午和所有的下午都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日光温暖铺天盖地,明晃晃的温暖柔软令人昏昏欲睡。Zoe站在树下,那树高大而郁郁葱葱,树叶一笔一笔浓墨重彩,看不出年纪,却仿佛很苍老了。深绿的树荫笼着她,落下斑驳的阴影,她凝望着Reese家的窗户,几年的光阴大把大把,就这么堆在她脚边。

       那双眼睛,也仿佛很苍老了。

       她看见Reese抱着新出世的小女儿,Iris在他身边笑得甜蜜。完美的家庭,和所有拥有相似幸福的家庭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 Zoe心里虚无得很,没有悲伤,没有欢喜,没有哪怕一点的失落与惆怅,能换来风吹过一声愁绪满怀的叹息或苦笑。她只觉得,时间过得真快啊。年年岁岁,一眨眼,就是这样的境地了。你是你,我是我,他是他,形同陌路,素未相识。

       她没有站很久,又好像站了很久。但至少,她离去的时候,阳光依旧是那般丰盈。

       风吹过去,满地的落叶一下散了。这几年来的每一个日子,一下碎了。

       Reese向窗外看的时候,已是尘埃落定。他知道有人曾站在那里,也知道,她离开之前,曾向这扇窗户微笑过。

       从此,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对方。

 

哦,你觉得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是不是太虐了?我也这么觉得,那至少见一下吧。

前面的部分我就偷懒了,反正自己找个合适的地方接上就好。

 

       Reese转头的时候,正巧看见Zoe嘴角绽放的笑容。那个微小的弧度看起来如此美好,又消逝得如此之快,简直像一个似真似幻的梦境。他被这个轻巧的笑容措不及防地击中,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   Zoe没想到他会回头。她平静地站在原地,没有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,只是遥遥望着窗户里那个人。他们隔得不是很远,也不是很近,一条马路的宽度,恰好够她看清他的双眼,和那双眼里的千言万语。她从来都懂他,然而这一次,她无法掩住他的唇,告诉他不必说。

       天光正好,一切都正好。Reese看见Zoe启唇,他努力分辨,读出她说的是“Goodbye, John.”

       一辆车开过,树下已然空无人影。Reese站在窗前,看着天渐渐暗下来。黑夜来得悄无声息,窗外仅剩沉沉的暮色。

       而阳光热烈时,那棵树下,曾是有人的。

 

是不是还是虐!是不是还是虐!回!答!我!

那就再见一面吧。继续偷懒不写前文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Reese没有想过会再见到Zoe。

       距离那个下午一年过去了,他在商场里,还牵着女儿,一抬头就是Zoe迎面走来。风情摇曳一如他记忆中的她,高跟鞋与裙摆丝毫未变,每一步鞋跟触地都清脆叩在他心上,和着加速的心跳。她走到他面前,站定,微笑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别来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别来无恙。

       Zoe看了一眼他手中牵着的小女孩,“你女儿?真可爱,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   “Jessica.”

       “Jessica,”Zoe看着Reese的眼睛重复了一遍,“很好听。”她的眼睛告诉他,她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她蹲下,解下自己颈上的项链直接给Jessica戴上:“第一次见,这个送你了。”Reese刚想推辞,Zoe站起身笑着回应:“不必客气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次短暂的会面就这么匆匆结束了。Reese望着Zoe的背影,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与Jessica分别的那个机场。他望着她的背影,那句“wait for me”,终究是没有来得及。

       Jessica的声音把他的思绪从过去拉了回来:“这个戒指好漂亮!”他低头,见那项链上挂着的正是假扮夫妻时自己送给Zoe的婚戒。银白色的金属商场的灯光下熠熠生辉,他静默地注视着那枚戒指,然后说:“既然送给你了,就好好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 Reese知道今日绝不是巧遇,他也知道,从此,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。

 

还有一个梗是一年见一次的,写出来略长,算了。最后一段没什么感觉了写的比较无聊……就酱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尤利辛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