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个有副好心肠的恶人 自命不凡的无名之辈 外强中干的纸老虎
纨绔颓废跋扈嚣张无用 之外还有点值得称道的东西
时而真小人 时而伪君子 时而大义凛然 时而空口白话
有纨绔习气 有江湖痞气 有少年傲气 有书生意气
想学薄情寡义风流侠 奈何生来矫揉造作鬼祟心
专注中二圣经病十五年
劣质的三分钟热度和我

此人已死
阅后即焚

关于

最近一直脑补这个情节,于是决定写出来。以虐制虐更健康。速撸无长度无质量懒得修改,欣赏殡仪馆天后打雷姐的BGM就好【不

才发现今天中元节。设定是小分队团灭之后。

以及写之前突然想到的这一句。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玫瑰花死去了,花叶先落下为她铺床。

       正如,你走了,爱情还睡在思念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雪莱《致》

 

      死亡是一件猝不及防的事情,即使你清楚地知道它会到来。平常它蛰伏在潜意识的深处,被重兵包围层层把守,每每有一线思绪碰及边缘,就会触了电一样颤抖着飞速缩回来。它表现得温和坦然,任由你自欺欺人,到来时却丝毫不给掩耳盗铃的机会。一击必杀,你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  它黑暗阴冷,难以捉摸,更可怕的是无穷无尽,命中注定,还无礼至极,从不懂得挑时候拜访。死亡本身似乎就代表了很多东西,比如来自人性最深层的无法言说的恐惧与战栗,比如撕心裂肺的悲恸伤痛,除却这些强烈又鲜明的,那些安静沉默也令人惶恐,比如无能为力,比如无可回首,比如万念俱灰,比如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  Zoe站在五座整齐的墓碑前。最左边的是Joss Carter,依次向右是Harold,John,Shaw和Root。比起Carter的墓,其余人的则简单得多。碑面光滑如镜,仅仅名字而已,墓下也没有埋任何东西,看上去挺冷酷无情的。Root刻上的不过是个代号,她对这位未曾谋面的黑客并不熟悉,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步。另外三位的也一定不是真名,立这些碑看上去毫无意义。Zoe从左走到右,再从右边走回来,最终站定在John的墓前。她有些迷惑地盯着那个名字,思考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暖风吹拂着她的面庞,她抬手理了理被吹乱的卷发。今天艳阳高照,晴空万里,她本该选个更有气氛的场景的,阴云沉沉斜风细雨就很不错。可惜Zoe没什么心情讲情调。她站了很久,直直盯着那个名字。John Reese。她脑中好像一片空白,又好像乱七八糟。无数的回忆海潮般一波一波交织错乱,肆意纵横,某个瞬间又乍然消失,独留她恍如隔世。她以为自己出了神,实际上她把这个名字翻来覆去咀嚼了成千上万遍。她对他足够熟悉,足够了解,以至于她可以清晰地梳理他与她在的每一秒时光,他的每个表情,每个动作,说的每句话,每个细节——她原本以为自己遗忘了的一切。但人的大脑再如何神奇,也无法模拟。他的怀抱,他的气息,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和流转的眼神,他低沉的嗓音和轻佻的语调,再也无法被她所感知。只有那些虚无缥缈地回荡在脑海里的记忆,如同游魂无所归依。

      Zoe轻轻叹了口气。她不知道叹气的原因。她心如止水,平静得不能再平静。她觉得自己对此早有心理准备。所以当她真正得知的时候,她一点儿也不歇斯底里。她只是愣住了。大概足足一分钟,才一分钟。她也没有任何激烈的情绪和表现,没有冲破堤坝的汹涌悲伤和泪流成河,没有辗转反侧失眠整夜或者令人沉溺压抑深渊般的梦境,没有荒原上的冷风吹进空洞的心脏呼呼作响。她不痛不痒,理智清醒。但她也承认,自己心绪难平,平静的表象之下总有些她弄不懂的思绪在流动。这些心情……她很难描述,它们没有蠢蠢欲动着想要冲破束缚让她崩溃失控,相反地,它们很安分,像水面下的游鱼灵活且生气勃勃,却从不跳出水面。于是看上去她的生活依旧平稳地向前行驶着。

      可她总觉得有什么改变了。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改变,不足以让她的生活脱轨,却改变了她整个人。这样想下去是没有结果的。Zoe上前两步,跪在John的墓碑前。她的嘴唇触碰到那个冰冷的名字,她侧身靠着那块墓碑,目光向上望了一眼干净柔软的天空,然后低垂下来,闭上眼。她想她的行为应该叫做缅怀吧。

      又过了很久。习惯了墓碑的温度,Zoe几乎要被清风带来的草香和温暖安详的阳光催眠了。她睁开眼,伸手慢慢地,一寸一寸地摩挲着墓碑上的凹陷,眼神仿佛竟带着笑意。她最后亲吻了一遍那个名字,喃喃低语如诉情话。起身,拍打掉裙子上的草梗,离去。

      “Sleep tight,John.”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尤利辛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